[环球网报道 记者 朱梦颖]“菲律宾叫停所有外国在宾汉隆起的科考项目!”法新社6日称,在中国刚刚完成该海域的科学研究后,菲律宾政府叫停了其他国家在该海域的研究行动,并撤销研究许可证。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发言人洛克当日表示,总统杜特尔特5日在内阁会议上表态,禁止所有在该海域进行的外国科考项目。洛克说:“总统命令,今后只允许菲律宾在宾汉隆起进行科考项目。。。。。。及在该海域探开发自然资源。”洛克还补充说道,所有其他外国组织的研究许可证现已被撤销,其中包括美国、日本及韩国。

菲律宾农业部长皮诺尔也表示,杜特尔特指示菲律宾海军“驱赶”在该地区捕鱼或进行研究的外国船只。

而在这一重大决定横空出世时,杜特尔特正因“未能成功阻止”中国在南海海域岛礁上开展军事化建设一事屡遭指责。反对派人士及法律专家称杜特尔特此举等于放弃菲律宾领土。洛克对此表示,杜特尔特绝不会对任何国家低头。

菲律宾曾被质疑袒护中国科考活动

对于“菲政府袒护中国科考活动”的质疑之声,菲律宾总统府1日表示,中国被允许在“宾汉隆起”进行研究并没有获得特别待遇。“宾汉隆起”是菲吕宋岛东部的一处海底高原,2012年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认可其为菲大陆架界限。

菲律宾总统发言人哈里•洛克也曾表示:“我们没有给予任何特殊待遇。不仅仅只有中国有机会在那里进行科学研究。”他补充道,美国和日本也被允许在该地区进行研究,据说那里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和矿物质。

早在1月23日,菲律宾外交部长卡耶塔诺接受采访时就曾透露,过去18年,美国曾13次提出对“宾汉隆起”的科考申请,菲律宾都批准了。中国提出了18次申请,但只有两次被批准。日本、韩国提出的申请也全被批准了。“联合科考活动有利于我们”,卡耶塔诺说。

“联合考察海域属菲管辖海域,但不位于‘宾汉隆起’”

对于“宾汉隆起”有关问题,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6日的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已多次表明立场。“宾汉隆起”属于菲律宾200海里外大陆架,中方尊重菲律宾依法对“宾汉隆起”海底所享有的权利。

耿爽说,经中菲双方协商,中国科学院“科学”号科学考察船近期搭载4名菲律宾科考人员,已完成在菲律宾群岛以东海域的海洋科学联合考察活动。相关科考数据将由中菲两国有关科研机构共享。我愿指出的是,此次联合考察的海域属于菲律宾管辖海域,但不位于“宾汉隆起”。

中方是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框架下向菲方提出的科考申请,并得到了菲方同意。中方尊重菲律宾在相关海域的主权权利和管辖权。中方愿同菲方共同努力,保持中菲关系当前良好发展势头。

海外网2月6日电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6日主持例行记者会,就近期热点进行回应。相关内容如下:

问:中国国防部今天宣布成功进行了陆基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中方对此有何评论?此举是否与当前国际局势有关?

答:中国国防部已就此发布消息,我没有需要进一步补充的。

问:关于昨天中方进行的陆基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你能否提供更多信息?是否和当前朝鲜半岛局势有关?

答:刚才我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已经说了,国防部已经发布了消息,我没有需要进一步补充的内容。我这里可以再强调一点,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

原标题:互联网助力中国精准脱贫攻坚 外媒:中国的“优先事项”

参考消息网2月6日报道 外媒称,中国的经济增长常常被描述成一系列令人惊叹的数字,而且总是在节节攀升。很多数据体现了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个人财富的增长,这对外国零售商来说具有显而易见的吸引力。

据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2月4日报道,在这些统计数据下,人们很容易忘记中国还有大量人口生活在政府划定的贫困标准以下。

报道称,中国的贫困人口大多生活在农村地区,还有一些生活在城郊的贫民区。中国政府希望到2020年使极端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上个月称脱贫是一场“攻坚战”,还说中国要坚决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他曾强调,今年是脱贫攻坚承上启下的关键之年。

分析人士预测,从现在到2020年,中国官员将加倍努力修建农村道路和住房,同时吸引大型企业考虑在农村地区建厂。贫困人口甚至也可以申请贷款。

西班牙“聚焦经济”公司经济研究主管里卡多·托尔内说:“扶贫一直是中国共产党的优先事项之一。”他说:“增加农村居民的政府补贴住房、促进城市地区外围的经济活动和增加对低收入人群的贷款将是扶贫工作的重中之重。”

报道称,目前尚不清楚中国将如何为扶贫工作提供经费。世界银行的报告称,过去中央和地方政府采取直接财政支出的方式为贫困地区修建基础设施。

亚洲开发银行高级经济学家许霓妮说,要走完全面脱贫前的“最后一公里”,所需要的不只是道路建设计划。这位经济学家指出,官员们必须为剩下的贫困人口采取“有针对性的努力”。

另据德国《星期日法兰克福汇报》2月4日报道,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就已经是世界第七大经济体了。当时,一家五星级酒店在上海金茂大厦开业,成为世界上最高的五星级酒店之一。但在西南1500公里远的(贵州)佰你村,农民还是半饿着肚子上床睡觉。就像他们一样,当时四分之三的中国人口还生活在农村。在佰你村甚至连山坡水田里产出的大米都很紧缺,只能被做成稀粥。如果村民想到下面的山谷里,他们必须沿着羊肠小道往下走30公里,因为当时没有公路。

今年1月,一辆汽车轰隆着驶上山坡,后备箱的纸箱里装着5台崭新的联想电脑和激光打印机,这条柏油道路已经建成好几年了。现在互联网也正在快速上山,中国领导人已经制定了把远离沿海的崎岖内陆地区改造成高技术基地的目标。未来,美国硅谷的比较对象将是充满数据大山的巨大中国的创新力。

报道称,在电视中看到上海和北京摩天大楼的人,会惊讶于自上次到过中国后又有那么多高楼拔地而起。但他可能忽视了一点:中国大都市之外的一些地方看上去就像贫民窟。但那也改变不了中国领导人一往无前地推进计划。

报道称,自改革开放后,中国有7亿多人口脱贫。现在脱贫速度几乎没有减慢:5年前中国还有1亿贫困人口,今天还剩不到4000万。互联网这个神奇的武器将消除贫困线以下的人口,那样的话,到中国共产党庆祝建党100周年时将有一个出色的成绩单。

报道表示,就像在全国各地一样,政府也为佰你村稻农建设了一个电子商务站点,把村民纳入中国数据云平台,并教他们把收获的大米和茶叶装进自己设计的包装袋中到网络平台上销售。监督佰你村数字建设和培训的一名党员干部毫不掩饰地说,这对当地居民来说很困难,“当农民蹲坐在电脑前面时,对他们来说难度不亚于学英语。但他们会成功的”。到年底时,这位干部将让156名村民参与网上交易,他已经培训好了98人。

前不久在网上走红的云南鲁甸的“冰花男孩”引起了中国网民对贫困问题的关注。图为“冰花男孩”(中)与家人一同吃饭。(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 前不久在网上走红的云南鲁甸的“冰花男孩”引起了中国网民对贫困问题的关注。图为“冰花男孩”(中)与家人一同吃饭。(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

责任编辑:刘德宾 SN222

原标题:大陆大国外交战略布新局 台媒:对台“邦交国”“没兴趣”

参考消息网2月6日报道 台媒称,熟悉中国大陆外交运作的学者认为,中国大陆2018年的外交将有不一样的思路:只选择对自己外交战略布局有利的国家建交。对除此之外的台湾其他“邦交国”,中国大陆没兴趣,更没意愿去接受这些“邦交国”滥开建交支票。更何况,台湾“邦交国”会不会与台湾“断交”已不掌握在台湾手上,而是由中国大陆决定。

“断交”与否大陆决定

据台湾《中国时报》2月5日报道,一名才与中国大陆学者交流过不久的台湾学者透露,当台湾与巴拿马“断交”时,台湾人民完全无感,台湾“护照”印错处分一堆人却无人为“断交”负责。如今即便台湾和梵蒂冈“断交”,“过个5天就船过水无痕,台湾民众不会给民进党当局压力”。

报道称,像M503航线,中国大陆完全站得住脚。反观台湾当局自乱阵脚,惹来台胞一堆骂。所以,中国大陆选择跟谁建交,更多是从内部考虑,而非每天没事做,只围着民进党绕。

中国文化大学政治学系特约讲座教授陈一新指出,所谓对抗是实力差不多的双方才有对抗。目前两岸政经实力天差地远,选择权全在中国大陆一方,不论是“断交”或是“建交”都需要历经谈判,中国大陆会选择在战略上有利的国家与之建交。

台已全面陷入被动

据台湾《旺报》2月5日报道,今年起中国大陆将以自信外交来应对台湾的“踏实外交”,其内涵就是台湾已毫无“外交”主动权。“一国两制”更提前在“外交”上体现,台湾“独派人士”一直希望打“国际牌”来拒认“一中”,殊不知台湾的“邦交”已经变成中国大陆在维持,由中国大陆决定台湾的外事活动。既然都掌握在中国大陆手中,所谓“断交”潮,也就没有必要了。

报道称,中国大陆和梵蒂冈谈判建交自2017年以来进展快速,主因还是各自内部因素,对中国大陆而言,与梵蒂冈建交有助社会稳定。

此外,中国外长王毅日前在2018年新年招待会上表示,今年的外交任务,将扩展深化全球伙伴关系网络,积极构建总体稳定、均衡发展的大国关系框架。践行亲诚惠容理念,深化同周边国家关系,合作上做加法,问题上做减法,共同建设亚洲命运共同体。秉持正确义利观,加强同广大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打造新型国际关系的样板。换言之,站在大国外交的战略高度,“断交”的骨牌效应,对大陆已意义不大。

不容绿营操弄悲情

据台湾《旺报》2月5日报道,针对2017年12月中国大陆和梵蒂冈就主教任命问题举行第七次工作小组会议,随后传出教廷要求两名主教让位给中国大陆任命的主教及准备承认7名中国大陆自行任命的主教,中国大陆涉外人士透露,中梵间有关主教任命问题最快在3、4月间就会签署协议。

至于中国大陆和梵蒂冈建交的时间表,涉台人士透露,中国大陆是有把今年11月台湾地方选举列入考虑,所以7、8月或是今年底都是可能的时间点。中国大陆的态度改变,也是中国大陆和梵蒂冈建交谈判进展迅速的主因之一。

报道称,在此敏感时刻,台立法机构外事及防务委员会于2月3日前往教廷、意大利及希腊参访,预计在教廷停留一天一夜。民进党“立委”蔡适应表示,正协调能否晋见教宗。但安排行程的台湾地方官员透露,受到中国大陆和梵蒂冈谈判主教任命影响,这次安排“立委”参访比以往吃力,除希腊官员与国会议员持开放态度外,包括梵蒂冈在内态度都谨慎保守。

图为2017年6月12日,在巴拿马首都巴拿马城的华人社区,人们在巴拿马与中国建交的庆祝活动上拍摄烟花。新华社发 图为2017年6月12日,在巴拿马首都巴拿马城的华人社区,人们在巴拿马与中国建交的庆祝活动上拍摄烟花。新华社发

责任编辑:刘德宾 SN222

俄罗斯国防部公共委员会副主席亚历山大·坎申5日在接受国际文传电讯社采访时表示,俄军计划重新建立总政治部。

资料图:俄罗斯军队资料图:俄罗斯军队

坎申介绍说,新建立的俄军总政治部将在现有的国防部工作人员管理局基础上形成,并被赋予足够的权力,以便在俄军陆海空等各军种建立垂直结构管理。

坎申说,在全球信息心理战中,军队的政治统一性愈加重要,俄罗斯有必要对武装部队进行根本性结构调整和职能加强,立足俄罗斯国内社会政治局势,提升部队思想精神建设,巩固国防战备能力。

据悉,苏联武装力量机构中一直保持总政治部这一建制,直至1991年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才被撤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