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2月7日报道 英媒称,在十年前的巅峰时期,北京西郊的木城涧煤矿曾产出堆成山的煤炭。如今,北京门头沟区的这座矿山把未来寄托在白色的坡道上:它计划将自己变成一个冬季运动胜地,把以前矿工挖煤用的地下竖井变成一条带空调的1.25公里长越野滑雪隧道。

据路透社2月6日报道,滑雪后的SPA和出售冬季运动装备的百货商店也在这一设计之列。计划中的木城涧滑雪场将于今年晚些时候竣工。

报道称,中国北部涌现了许多滑雪场,各地方政府谋求将经济重点从重工业转向服务业,利用消费者收入上升和口味变化带来的滑雪热潮大赚一笔。根据北京卡宾滑雪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2017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7年全年滑雪人次达到1750万人次,同比增加15.9%。这种繁荣景象也得益于中国政府承诺让2022年北京冬奥会带动3亿中国人参与冰雪运动。

据路透社报道,然而有专家表示,草率建设滑雪场的做法让人担心投资错位,那可能会阻碍滑雪产业的长期发展。卡宾滑雪的总裁伍斌说,很多人想加入这个行业,但他们都不懂得如何投资,而没有清晰想法的投资对市场是不利的。中国目前有700多个滑雪场,伍斌告诫说,冬奥会之后有些滑雪场可能会难以维持。

报道称,室外滑雪场还受到另一项约束,那就是政府加强了环境要求,包括干旱北方的造雪用水规定。距离北京约4个小时车程的崇礼将承办冬奥会滑雪项目,它在2014年花了5.5亿元改造附近的一个水库,以便每年为当地滑雪场提供500万立方米的造雪用水。崇礼已经把该地区的大型滑雪场数量限定在9个,同时北京已停止批准新的大型户外滑雪场所。滑雪场运营商表示,其他挑战还包括:教练等有资质员工的数量不足,与员工、能源、环境法规和水相关的成本上涨对利润形成挤压。

报道称,尽管面临诸多挑战,木城涧仍在按计划施工,赌定中国的冬季运动爱好者会越来越多——以及北京冬奥会将带来推动力。

报道称,其他一些中国企业也希望从这股滑雪热潮中赚一笔。“我认为就需求而言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中产阶级现在已经足够庞大,”伍斌说,“大家都更富有了。他们想花钱。”

责任编辑:张建利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